不凡的7.8公里——《永恒之轴》第二集 导演手记
本集导演:郑晓佳

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16日 11:55 | 来源:惠东同城app集团 |


初次听闻这个数字,我的脑海里并没有什么概念。只是在想,这7.8公里如何代表着北京从金至今八百多年的建都史。然而,当我真正走进她时,才慢慢了解她的不凡。

一、被淡忘的北京城第一条中轴线

现在提到北京中轴线,很多人会直接从元代开始讲起,其实不然。早在金朝,北京城就出现了第一条中轴线。在刚开始接触《定都北京》这一集时,内心有点打鼓,因为金朝的资料并不是很丰富,尤其是金朝这条中轴线的资料。在一遍又一遍资料的筛查中,我们找到了一个颇有争议又十分关键的人物——完颜亮,一个被后人贬为庶人的皇帝。

最初,对于这个人物我是有些担心,因为争议有些多。但是一位老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,我们并不是在做这个人物的纪录片,所以我们不用对他做过多评价,他虽然有争议,但是对于北京城的规划,他是起到了推动作用。原本比较头疼的一集,在找到了关键点后变得明朗起来。

二、不断的磨合形成了如今的再现风格

最初在沟通再现风格时,我们参考了很多比较成功的纪录片再现方式,但是一直没找到符合我们这部片子的风格。在不断沟通与寻找中,我们在一条短片中获得了灵感。

在确定了水墨动画的这种再现方式后,我们开始做拍摄的准备。然而想象中拍摄和实际拍摄还是有些差距。在和摄影老师、美术老师以及后期老师的不断沟通磨合中,在一次次的调试中,再现拍摄终于按时完成。然而拍摄的完成,仅仅是第一步。水墨动画的这种再现方式需要后期的丰富与调整。在不断的沟通,不断调试,才迎来了如今影片中的再现画面。

三、努力是雨后彩虹最美的见证

从永定门到钟楼,这7.8公里的距离,我们留下了无数的脚印。这里的春夏秋冬,我们都有幸用镜头见证。这里的雨打雪落,我们也都有幸经历。凌晨的永定门,暮色中的钟楼。雨后的景山,雪后的前门大街。回忆中,这7.8公里,每一处都有着不同的画面。我们像是朋友,在这五年中相互陪伴。

在拍摄中,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小意外。有时候,雷声大雨点小;有时候,预报的雪没有如期而至;有时候,苦等了两三个小时的日出,却因阴天不得不再次赶来;有时候,我们在家整理稿件时,会因为一片云或一声雷响的召唤,便整装去拍摄。

外拍时,深冬的坝上,我们虽是秋裤、棉裤在身,但仍很难抵住户外的风雪。这种情况下,人还好坚持,但机器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时不时的罢工,让拍摄有些缓慢。我们不得不用体温去安抚机器的脾气,在一遍遍与电池的接触中,怀中仅有的热气,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在这不凡的7.8公里中,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经历,我想这些种种经历,在影片的播出时,都将会是最好的见证。



1 1 1